我终于有点理解大人们对于网络流行词那种不屑一顾的态度了。过去每当新的流行词出现时,我的心理活动总会严格地按照下面流程走一遍:哎挺有意思的我也用——使用ing——一段时间后发现到处都是这词看见就腻烦——回归正常说话方式。

直到刚才,我发现铺天盖地的“咱就是说”后,我的脑子可能是觉得走流程太麻烦了,于是跳过了中间过程直接开启了腻烦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