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Journey (page 1 of 10)

2022年7月3日

其实当个星耀战神挺巴适的🥳

2022年6月24日

哈哈哈笑死我了

2022年6月22日

面对如今这个傻逼的舆论环境,我很高兴地发现我去年总结的那篇“性别对立傻逼三定律”依然非常简明有效。对于这种常看常新的东西,我再提炼一下核心思想吧:

第一定律:“凡AOE皆傻逼”
第二定律:“勿因同性而共情傻逼”
第三定律:“不必搭理傻逼”
 

2021.11.15 – 论性别对立

2022年6月11日

唉,微博上的朋友们碰见唐山这群畜牲情绪激动了点我是理解的,不过一群圣母阴阳我们蝻人不上去帮忙这我实在忍不住问他们几句——你们圣母逼人见义勇为前不评估风险的吗?真有人上去帮忙进医院了你们圣母负责吗?

而对一些同样有此疑问——即“旁边男的为什么不上去帮忙?”——的正常网友,我表达一下我个人的看法。可能有些从小到大没打过群架的朋友不知道这种八九个人的威慑力,说实话,要是碰见这情况我也不上,很简单,因为真的打不过。电视剧里天神下凡一干五,完事一擦鼻血潇洒离去的帅气男主现实里是不存在的。别说八个成年男性,我高中打群架一不小心被三个高中生围住就被打得趴地上起不来了,我鼻中隔到现在还都歪着😒

遇到这种事情,要是单人施暴旁边人一般都会很默契的围上去帮忙,多人施暴或者斗殴……如果不是你的亲朋好友,我建议最好别趟浑水,因为这事需要一个出头鸟,当你决定做那个出头鸟的时候,你就要做好先被集火的准备了,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打游戏时石头人鬼谷子一开五队友还有可能不跟呢,这旁边的人还都是普通路人,帮手稍微晚点你估计就进医院了。如果是亲朋好友,那当我上面全是放屁,看情况该干就干。

最后,真诚希望微博网友们把搞性别对立的热情用在网暴那群畜牲上,这不香吗?

2022年5月28日

唉,我要是个无性生殖动物就好了,就不会困扰于生活中遇到的美女或者漫山遍野的美女视频了,而且还不用天天都跟这个年纪的欲望作斗争,这么一来学习工作时内心岂不是会变得无敌专注?但作为无性动物少了这么多欲望,好像也就意味着比现版本人类少了很多前进的动力,唉,真是一个困难的问题。

2022年5月23日

这两天找t恤时,我发现很多做的好看的男装t恤买家秀竟然全是女生,其实对这点我还挺开心的,感觉看买家秀的热情似乎都增加了一点。直到我发现她们是把我穿的码买断货时,我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2022年5月11日

最近总看到很多人在讨论光鲜亮丽的社交媒体带给人的压力,我现在想了想,我从很久以前开始把我的朋友圈变成沙雕作文集装箱的时候,也许潜意识深处也有一点反抗这种社交压力的念头。

2022年5月8日

大多数文艺作品总是趋向于简洁,热衷于套路,以至于观众习惯了自己就可以预设结局,标签人物,然后嗑着瓜子儿笃定地等待它的到来。这时候,每一个复杂的纠结的让人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虚拟世界,都是值得珍视的。因为正是有了这些特质,才让虚拟有了现实的质感,让旁观者有了仿佛再造真实般的代入,比如《双城之战》。

话说前段时间偷闲看的几部电影全是像蜘蛛侠3之类的白左脑残片子,刷双城之战前我还以为西方人已经不会拍正常人能理解的片了。

有兴趣的朋友们我已经把资源帮你们准备好了:https://www.aliyundrive.com/s/yvR3qnQhLCd

2022年4月23日

虽然最近运气不咋好,但好消息是,我依然是无神论者…

既然是无神论者,那就应该收拾心情,继续前进

2022年2月11日

我一直有个疑问,别的水果为了传递自己的DNA都是肉多核少拿一大堆果肉来吸引动物,那么问题来了,桂圆这糊弄人的玩意儿究竟是怎么传到第四纪的?

2022年2月10日

我发现很多时候我表达的欲望并不来自于想说的内容,而是因为论证内容时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比喻……

2022年2月8日

写本篇文章之前我纠结了半天,因为我一直怀疑可能有熟人发现了这个地方,但我还是冒着社交死亡的风险点了发表🥴

Continue reading →

2022年2月4日

冬奥会开幕式真是一场古典音乐鉴赏会啊,而且还都挺好听的,回头查查有没有人整理成一个歌单什么的

2022年2月4日

前两年冰墩墩刚出来微博群嘲冰墩墩丑出天际,说什么是铁憨憨的兄弟,这两天呢?——论营销的重要性与人们的遗忘性

2022年2月1日

虽然我目前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小家庭(还早着呢),但我很庆幸的发现,我喝高了后的性格属于很安静的那种。

2022年2月1日

大家明明都知道春晚不好看,但每年还是会坚持看,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

2022年1月29日

我这几天怎么有种退化成机器人的错觉,还是操作系统从头到尾就三行的那种:

while(my eyes == open){
   glued to my dear sweetie precious phone;
}

2022年1月4日

人有了目的性之后,操作往往会随之变形,很多事情都是如此

2021年12月31日

我已经受够了亲朋好友见面先来一句呦你儿子打篮球不打哦不打啊真可惜啊,我怀疑从小到大这百八十号说过这话的人是不是统一过口径?

2021年12月13日

我发现很多人有一个特点,当他们想要改变别人对自己的固有印象时,他们会非常努力的各种反向表现来试图打破这个印象,但其实这么做有点儿……怎么说呢?落了下乘。我觉得在老同学老朋友面前就当之前的自己没存在过,不带一点心理包袱的去做现在的自己才是潇洒的行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