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Journey (page 1 of 11)

2024年6月16日

几年前我的想法是下辈子当男当女都好。但现在我的想法还是当男的吧,面对互联网回音壁的高强度洗脑,普信如我也得承认,换我八成也得被忽悠瘸了。如今放眼望去,每个人都在大着嗓门吆喝着教“她”怎么当女人,但却不约而同地忽略了一点——无论男女,我们首先要当一个好的正常人。

要知道,如果让大家在想象中构建一个趋于理想的人,那么首先,这个理想的人必然是去性别化的不是吗,TA 的一切美好特质必然代表着所有人类的普遍向往,而与性别无半分关系。但咱中文互联网不一样,这旮哒回音壁下的理想女人,浑身上下都写着身份政治,跟理想人真不沾边。祂看起来或许也像圣洁的天使,但尊号说不定叫路西法晨星呢。

此人原回答结论:我认为谭竹没错,理由如下……但是要让我弟跟她谈不行,理由如下……具体啥理由我忘了回答也删了,但人家理由还蛮自洽的,不过上面结论我真没记错。


发完动态没忍住又去查了下成分,发现因为上述对线中逆天言论我判断错姐们成分了,关于这点道歉,必须道歉,因为革命派那可比保守派可爱太多了。

2023年5月12日

每次想到身边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心里还是会有一种梦境般的奇妙感觉。

2023年4月27日

流浪地球2

。。。。。我第一遍看还以为是C17。今天一看咦外置翼盒?这不运20吗!好家伙这涂装,这一股自由皿煮的气息难怪我没认出来。

2023年4月26日

约会原来是这种感觉啊,心里头撞来撞去的肯定不是小鹿,我觉得倒像是头犀牛。

2023年4月3日

以我混迹于各大论坛的资深网民经验,随着帝国最高权力更替,帝国远程畜牧业规模会随之出现明显变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十二年间,帝国远程畜牧业规模呈现典型的超级发达→忽然消失→再次超级发达趋势。

2023年3月30日

唉……这趟过山车把我颠的啊……

2023年3月27日

焦  虑  到  爆  炸

焦  虑  焦  虑  焦  虑

2023年3月24日

唉,说真心话,我是真的惭愧。果然以应试为目的的学习真的经不住检验,我这知识是一身窟窿啊……

2023年3月22日

虽然感觉这个希望有点低,但还是希望今天走过的这段平平无奇的路,我接下来还得走三年。

(话说在我祈祷对象眼里,无神论者权重会不会也有点低……)

2023年1月20日

长大也不是没一点好处,刚才逛超市零食区,看见一小男孩哀求他妈妈给他买辣条,于是我走过去薅了两包他想吃的那个辣条,然后友好地朝小男孩微笑了一下,把辣条揣自己怀里继续逛去了。

2023年1月4日

摘抄一句话,感觉说的挺对的:“内向是一种性格,社交是一种能力。”

2022年12月3日

Ah…hold on…这是我这个小网站三年来收到的最别致的垃圾评论

2022年10月16日

其实普通人的一生并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连结在我们身上的一条条“关系”。不过说实在的,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我觉得能让我的父母我的姐姐我所珍视的所有人幸福快乐,而不是因我的落魄潦倒而忧愁难过,才是推着我继续前进的最重要动力,而且这可比啥“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之类的动力强多了。

这些感想,是当我十一假期没有听我爸妈舅舅小姨的话,瞒着他们忽然跑回洛阳,参加张琦哥的婚礼后最大的感想。当我见到半年没见的爸妈姐姐,即将踏入婚礼殿堂的张琦哥,好久不见从上海回来的大舅舒娅姐等等等等,和他们一一拥抱和聊起近况时最大的感受。当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声嘶力竭的呐喊:他们就是我的电池!他们就是我的动力!

2022年10月10日

现在是不是已经形成了这么一种社会共识?就是默认大家的朋友圈都是只开某段时间可见,只有添加有想法的人时才会临时全开……天哪千万别形成这种歪风邪气,毕竟我朋友圈全开了五年了!

2022年9月27日

人类只会在两种情况下愿意公开反思自己人生道路上犯下的错误,第一种是终于有所成就,第二种是彻底摆烂认糙。

显然我也是一位普通的人类,显然我也暂时并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种情况,所以我暂时还是先在脑子里开开私人批斗会吧。

2022年9月19日

这是一条略显凡尔赛的记录,但是确实是实情……大学期间我们寝室的镜子买的是那种四块分体式的,然后拼接成一竖溜粘门板后面。刚开始还好,但用了一年就有形变了,具体表现就是下面两块镜子间的错位会让人腿短一截儿,不过感觉影响不大大家也就得过且过了。直到今年我才知道影响大了去了,在新的整体式落地镜前,我突然发现咦不对劲啊,我这t恤衬衣夹克棉服啥的穿身上咋都有种姑娘家短上衣的感觉啊?我这腿有这么长吗?我咋不知道?最后确定了下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长度……总之,我今年批量更新衣柜花了挺多钱的。怎么说呢,有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鉴于腿长客观上无变化而钱包客观上有变化,所以主要是痛。

2022年9月10日

教室新来一个眼神很勾人的漂亮妹子,我不禁有些惋惜自己周围没位子了,不然万一坐我旁边那不挺美的?结果下午就开始听见这妹子特自来熟地跟旁边男生有说有笑起来——你是不是以为我更羡慕了?羡慕个锤子死去的记忆突然开始攻击我!我这种对女人抵抗力差的还是算了无福消受无福消受……这时回过头再看我左边同桌,一个安安静静努力学习的温婉姑娘,我忽然觉得这种气质似乎比勾人的眼神要迷人得多。

这可能也反映了一些每个人不同的价值观偏好问题吧,至少我是这么个偏好。

2022年9月8日

我发现我干啥都挺民族主义的,我现在连看比赛都只想看滔搏和rng赢……但rng这b队季后赛打成这b样……不行得再看看,暂时先粉滔博哥,至于另外那个b队,我先神圣分离呼吸出来单粉呼吸哥再说。

2022年8月24日

刚看了某部断更四年的带颜色小说诈尸更新,啧,作者怎么也玩了次起点爽文风,让耿大炮最后这波装得这么爽,不过按人物性格来讲大家都懂他自己没想装这个逼就是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