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20 (page 1 of 4)

2020年12月29日

前一天我还在撸朋友家的猫一边撸一边念叨,啊,当一只猫真的好爽啊,下辈子我也要当一只猫!

今天朋友把猫阉了

2020年12月23日

跟别人聊天聊到了我之前想过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发现很多人都有个奇怪的迷思,叫做“做题家们都处理不好人际关系”,而如果把做题家的标准放低的话,俺应该也算个半吊子做题家?(就让我往自个脸上贴一回金哈),更要命的是我小时候超级无敌巨特么内向,天不时地不利占齐乎了,但到了现在,我和生人熟人的关系好像又还都不错,我就一直挺纳闷的,所以就思考过这种迷思出现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

2020年12月20日

个人利益和社会道德很多情况下都是不兼容的,是对是错只看违反的程度是不是不可接受。所以有时候,我也不会再迂腐了。

2020年12月19日

Repost

2019年12月15日

在现在这个时代,要想像老一辈那样没心没肺的活着似乎已经不太容易了,总得给自己找点人生的意义。就我而言,我刚才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想了半天发现只有两点:第一,我还没有享受够生活里美好的一面,第二,这世界上还有我爱的以及将要爱的人。说起来后者还会更重要一些,因为现在想想我最近两个月一直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我还能保持心理健康完全就是因为第二点啊。总之我现在非常确定,这两点就是我以后人生的全部意义。不会有第三点了,再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和上面两点并列了。

希望我人生意义中那个唯一的一般将来时,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变成现在进行时。

2020年12月5日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

2020年12月4日

刚才我脑海里竟然闪过了要不要自学去当产品的念头,而且立马走逼乎上查了好久的相关信息

不过说起来,好像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2020年12月1日

从最近的学习中我能感觉到,宇宙机这个我心里默默念叨了好久的行业,已经慢慢离我而去了。

Continue reading →

2020年11月30日

真心他妈想工作去了,考这个破研把我自信心考得快他妈损失殆尽了

2020年11月27日

我觉得男生和女生站一起比腿长比例的话实在太吃亏了,因为严格来讲,男士长裤全都是吊裆裤……

2020年11月18日

人们做爱的生理基础是为了繁殖,那亲嘴呢?亲嘴又没啥生理基础为啥会出现这种行为啊?历史上某位亚当夏娃亲着玩亲出了传承吗?

2020年11月16日

这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好听的歌没被我发现啊

Gloria Gaynor - I Will Survive

2020年11月14日

刚刚我在楼梯间放了一个特别厉害的响屁,有多厉害呢?把楼梯间的声控灯都崩响了两层。

2020年10月31日

报名信息不改了,就这了,最后两个月,尽毕生最大努力扑腾一下

不行的话就回去安心做个普通人吧

2020年10月24日

我滴个老天爷啊,我这二十年的人生里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姑娘夸奖!以至于如果观察一下本人被夸奖的次数关于人生时间的概率密度函数,你会发现这个函数从一个温驯平缓的均匀分布瞬间变成了这样式:

$$$\footnotesize\begin{aligned}f(x)=\begin{cases}0.99 &\text{,\quad}date∈(10.19{\text{\textasciitilde}}10.24)\\0.01 &\text{,\quad}其他时间\end{cases}\end{aligned}$$$

卧槽简直了,不过说实话,还是有点开心的……🙈

(拐回来一看发现这个概率密度函数其实写的不太严谨,因为对天数积分不等于 1,意思到了就行了……)

2020年10月21日

有时候觉得和古人还是挺有共同语言的,比如修齐治平这个排序我就很服气。

我说的当然是前两个,我没资格说后两个……

2020年10月6日

说点屁话,要是每个人生的十字路口也有盏红绿灯就好了,但是现在,到底哪个方向是绿灯啊……

想起来高中时候背蜀道难,只记得行路难,行路难,现在想一下,我们怕行路难吗,我们什么时候怕过行路难?我们怕的一直都是“多歧路,今安在”

2020年10月4日

一些略微出格但不太出格的实话实说可以增加人的可信度。

2020年10月1日

在即刻上看美女时间长了后,其实有点不理解那些喜欢发美颜过度照片的女生的心理,我自己偶尔发张照片前总得先想想这张照片像不像自己,要不然完全不好意思发……

2020年9月10日

一长串多项式展开后各个项正好一个个消去的过程真是令人身心愉悦啊!

2020年9月8日

要不然跨考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专业吧
这样也许就不用考数学和408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