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21 (page 2 of 3)

2021年10月2日

多亏还有音乐和酒精,不然人类澎湃的感情该往哪儿宣泄?

2021年10月1日

我觉得长津湖拍的吧……怎么说呢,战士们奔赴战场前和穿插在战斗间的日常和小细节拍的特别好,这些画面每一帧都写着“最可爱的人”。但是战斗场面我感觉有点不行,一是时间太太太长了,看到后半段真的对所有画面都麻木了,二是很多违反常识的地方总让人心里不太得劲,七连的各种行为简直跟特种部队似的,另外冲锋时经典不拉散兵线,经典一大堆人往前冲,说句不好听的我要是敌军机枪手我瞅见这人群密度我能乐死,另外,死亡带给人的冲击我总觉得不够意思,总觉得没有红海行动带给人的感觉,我是在红海行动里认知到为什么说战争残酷的——反正这几年我看过的主旋律电影里我还是最喜欢红海行动。

PS: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观点,密集冲锋是为了影视效果,且朝鲜战场上我军其实也有过密集冲锋,虽然过后对因此造成的额外伤亡进行了检讨。

PS2:又想了想,我觉得是因为红海行动的泪点被安置在了战争过程中,是一种猝不及防的情感冲击,同时也作为文戏缓了一下节奏,当时那个女士兵在石头临死前剥糖时,一时剥不开从牙缝里迸出那句脏话时我TM直接泪崩了。而长津湖的雷爹那段表演我觉得也非常好,很打动人,但我觉得应该是少了那么一个作为催泪剂的小细节,而且我认为,对所有电影电视剧而言,凡是在尘埃落定之后才安排重要人物死亡的,在情感冲击上好像都不太够……

2021年9月26日

《男人这种有趣的生物》

2021年9月24日

刚刚我这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流畅地背出了小学5年级时暗恋小姑娘的qq号……哎呦我这烂记性总是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抽冷子给我皮一下

2021年9月20日

NND,磨砂膜到货前,本手汗患者再碰婉儿露娜一次我直接吃屎

2021年9月13日

啧,朋友圈这一个个的……逼着我深刻地理解了这张meme

 

2021年9月7日

就个人来讲,我本来是听不太惯红歌的,总觉得太过庄严和肃穆,感情澎湃却流不进心里,但今天才发现,我得加一句“除了《我的祖国》”。很奇妙的是,我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我甚至还属于曾以叛逆著称的90后,但我的祖国的副歌一响起,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没经过脑子同意就涌出来了……

我特别喜欢评论区里的一句话:“整首歌没有一处描写战争的地方,可是却讲明了中国人战斗的理由”

2021年9月6日

如果按现在各大短视频软件的审美发展下去,以后来自小行星带的舞姬肯定会大受人类的欢迎,星际移民里指不定都能凑出来一个低G整形族来。

(解释笑话环节:小行星带重力低,生长在那儿的人我估摸着自带十级拉腿滤镜。)

2021年9月6日

艺术啊文学啊音乐啊这些东西,要是把标准定义丢一旁的话,我觉得可以这么定义:它们是人类对乏味感的一场无休止的对抗。

因为习惯是对美的最大摧残,就像枯燥的排比和老掉牙的比喻并不会使人们的心湖泛起一丝涟漪。所以艺术家们便以创作对抗乏味,从未知中发掘陌生的美感。在大家的妙手中流淌出的文字音符或者画作,共同的特点大概便是内里泛着与“平常”不一样的光彩,于是人们因习惯而沉寂的心弦被这种“不一样”拨弄的颤动起来,在脑海荡出一阵新奇而愉悦的波动,这时,艺术便产生了。

啧,突然发现尝试着对这些生活中常见的概念下定义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

2021年8月31日

唉,新冠要是生在古代,八成只够格在史书上留下句“庚子年初,江城大疫,疫死者众,上命医赉药以疗之”。疫情能肆虐到这种地步,那是因为现在人类出息了,造了一堆在古人看来一日千里直如神迹的奇妙器械。而新冠这厢能把它几千年来的前辈都拍死在沙滩上,心得就是一个驴蒙虎皮狗仗人势蹭车蹭船不买票。

2021年8月9日

很多哲学家喜欢讨论活着的意义,我想说的是,我们不能一直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要意识到我们活着的意义之中,有一部分并不属于我们,而是像一个接力棒一样只是传到了我们手上。上一个传棒者,不仅仅是我们的父母亲长,还有几十年前那些在战争中,为了身后百姓而死去的士兵。他们在易水萧萧中走向死亡时,便已将生命的意义托付给了身后的生者和数代之后的我们。所以去生活去感受去创造价值吧,要记得,这也是他们那提前凋谢的生命的意义。

最后,向中国人民志愿军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2021年8月9日

我觉得我适合当演员,因为我发现我共情能力有点过于强了,就拿刚才来讲,我和演员同步哭出来了三次,其中一次人屏幕里头还在酝酿情绪,我屏幕外头直接就泪崩了……

2021年8月5日

最近把买鞋的目光转向自家人后,我发现了一点,国内这几个运动品牌出的休闲鞋,很大一部分的外观都能用一个词儿来形容:“花里胡哨”。他们要是多设计一些像圣康尼新百伦那样简洁内敛的复古运动鞋,我早八辈子买爆了,哪用等到现在还得靠境外势力出手……像李宁最近出的这双鞋,要我说就相当不错嘛。

2021年7月28日

很多美好的事物,都只能在特定的年龄才能体会,比如说“童年里的机器人、摇滚乐和十二岁时带着甜蜜水蜜桃气味的女孩”,每当想到这些东西因为年龄的增长以及心境的变化再也体会不到,而且还有很多从来都没有机会体会的东西时,我心底就浮现出一股由衷的难过,同时为自己作为一个无神主义者而感到恼怒——我连用“等下辈子再做”来安慰自己都做不到,上的这十几年破学让我刚冒出这个想法脑子就条件反射地嘟囔“想多了哪他妈的下辈子”。

这时我才有点理解为啥李二凤年轻时还淡定地嘲讽秦皇汉武的疯狂追仙行为:“神仙事本是虚妄,空有其名”“夫生者天地之大德,寿者脩短之常数,生必有终,皆不能免”,结果垂垂老矣后也颠颠儿地走上了追仙族的老路……可能是因为只有在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人们才会发现可以拥有意识来感受这个世界其实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吧,以至于我现在借这篇文章稍微想象一下就也想追个仙去。

2021年7月19日

音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就算你是个幼儿园级外语使用者,有些歌你却打耳一听就知道是讲什么的。就好像大脑生来便是音乐的老朋友,不需要学习,不需要训练,这些旋律施施然地就跨过了语言这个黑中介,直达大脑深处去传达它的意义。如果是下面这首歌,我觉得它会说:“你可以开始分泌内啡肽了,因为你知道,我的意义是爱情”。

2021年7月15日

在今天,貌似在很多人眼里开放的性关系是一件很吸引人的事情,估计要是没有道德的掣肘或者被骗染病的风险,一大堆在墙头蠢蠢欲动的人们早就一股脑跳墙了。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危险从来都不在外部,相反,危险其实源于自身。

说起来,人们管“感觉”这块的脑子,我觉得简直就像一个追着大人屁股后面要糖吃的小屁孩,说白了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蹬鼻子上脸上房揭瓦,再说白一点,这个小屁孩想要被满足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就像你蘸着老干妈吃馒头,刚开始抹点辣椒油就吃的满嘴喷香,吃着吃着你会发现就这点油水越吃越没味儿,直到最后啃一口得蘸一大勺。表现在人身上,大致就是越来越快节奏的感情,越来越走偏的性癖,越来越重的口味之类的。只要你开了这个头,很多你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渐渐地就会感觉诶好像也没啥,直如一台光油门没刹车的缺德跑车,载着你一路向前越跑越快,直到再也回不了头,只能从倒车镜里看一看往日平淡的生活。而很多人却妄想说我觉得我能刹车,刹个屁,用脚底板磨地刹吗?“上车”前人们会考虑很多很多东西纠结到底上不上车,但是一旦上了车,哪天再想做这些事情时人们就不再需要一丁点心理建设了,只剩下今天馋不馋的问题,所以,刹个屁。

综上,假如你梦想中的生活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式的温暖小日子(like me),最好的办法我觉得就是别开这个头,节制的满足欲望,才能让大脑对生活保持兴趣盎然。(嚯,我的金句生产能力好像还挺不错的🤪)

PS:咳咳,这些感悟可不是我体会过才有的,区区从小那可都是人见人爱乖乖仔花见花开三好生。只不过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推此及彼一下一不小心就懂了我也没办法

2021年3月22日

虽然延时满足需要很大的自制力,但延迟痛苦却是我们人类的拿手好戏。

2021年3月12日

人的痛苦多数来源于比较,跟自身境遇的好坏却并没有多少关系。

2021年2月23日

“所有的生活群最后都会疯狂开车,所有的开车群最后都会聊起生活。”最近发现这句话是真的有道理。

2021年2月20日

刺杀小说家这个结尾真的太艹了,够沙雕,我喜欢,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