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8

2018年11月25日

最近在即刻上经常看别人分享昨晚的噩梦,忽然感觉像我这种从不看惊悚电影不玩恐怖游戏的,每到噩梦大脑都会气急败坏地吐槽老子素材不够吧。

2018年11月3日

其实时间并不是无价的,比如说咖啡偶尔就可以购买一点时间。

2018年9月30日

指向常量的指针和被指向的非常量,就好像爱神之手里的张裁缝和华小姐。

2018年8月19日

赞美互联网!

物理像素、逻辑像素与PPI、DPI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几天在研究响应式网页时,突然注意到调试工具里显示 iPhoneX 可视区域宽度才 375px,让我一阵迷茫:iPhoneX 屏幕 2436×1125 的分辨率宽度不应该 1125px 才对吗。带着疑问一查,如愿以偿牵扯出本文要写的一堆东西。在深究这几个名词背后的知识之前我从没想过我会被像素这东西难倒。不过想想整个世界都在尽人类想象所能地变得难懂,这也不算丢人(安慰自己

Continue reading →

2018年6月6日

“豁然开朗”这个词所描述的感觉,是学习知识的过程中最美妙的事情,是我们的大脑给我们的最佳奖励。

理解矩阵

我记得很清楚,大一时我们线性代数这门课是刘宏超老师教的。这个大叔上起课来非常之有趣,但是惭愧,我线性代数仍然学得不好。因为在刚开课那段时间我面对那些陌生的概念和定理时,几次尝试想要想出“为什么”未果后,就放弃了挣扎——还是听听刘老师唠嗑做做题吧,不挂科就行。但是现在我发现,我仍然不能放弃线性代数。一个不重要的原因是,考研要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要是干码农这行的话,包括但不限于线性代数的各种数学都很重要啊(似乎一切知识只要跟码代码沾上边就变得有趣起来,虽然这回是让我脑壳疼的数学)!非常幸运的是,在前几天我遇到了孟岩老师写的三篇有关矩阵的广为流传的文章。相信我,如果你学过线性代数,你在看这篇文章时一定会享受到一次豁然开朗的美妙感觉。

Continue reading →

2018年6月1日

只有在学数学的时候我才会无比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智商告急,没办法了,看来要想解决下一代的智商问题只能靠努力娶个聪明老婆了。

还有八分钟二十岁

2018年5月12日

刚刚知道了一个非常棒的概念——专家盲点(expert blind spot),意思是对一个事物知道的越多,就越发不记得“不知道这个事”时的情形。无视专家这两个字,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所以我们都需要注意这个情况的存在。

手机摄影

关于用手机记录生活这个话题,我想写一篇简短的反思。在这篇文章里我写的更多是一些关于观念的反思和对“如何持续的提升自己”这个问题的一些想法,但并不打算讨论任何技术性的问题(你看我似乎也没那水平)。

Continue reading →

RSA算法与其背后的数学原理

在讨论RSA算法之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密码学的历史。

密码学的漫长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年前的尤利乌斯 · 恺撒时代。当时,凯撒和他的军官们通过密钥为三的加法替换密码进行通信,这便是著名的凯撒密码。从那之后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两千年来,所有的加密通信其实都和凯撒密码一样基于一个密钥系统,我们称之为对称密钥系统。也就是说,通信双方在加密和解密时使用同一个密钥,或是使用两个可以简单地相互推算的密钥。这样做的前提是在安全通信建立前需要交换密钥(例如:两个罗马百夫长在澡堂碰头然后约定密码什么的)。

虽然现代社会仍然广泛使用对称加密,不过这种加密模式也是有缺点的。

Continue reading →

2018年3月9日

“在面对强迫症的念头时,最好的办法是承认不完美的客观存在。”

在GCP上搭建WordPress的过程备忘

写在前面:当初写这篇文章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备忘,但最近这篇文章的 Google 排名莫名其妙上升了好多,作为一个学生实在没有精力维护这篇备忘的时效性,我已经尽可能的排除了错误,假如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什么变化的话,希望大家可以去找一些更优秀的教程,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另外预祝大家建站成功。(2018 年 11 月 13 日)

Continue reading →